2013-10-15
201309_阿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禪喇嘛「金瓶掣籤」醜聞
(自由亞州電台)流亡海外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塔爾寺寺主阿嘉仁波切近日在台北發表他的中文自傳「逆風順水」,揭露中共當局在認定十一世班禪喇嘛轉世的「金瓶掣籤」時如何「做手腳」,以確保選出中共屬意的人選。 阿嘉仁波切是藏傳佛教格魯派塔爾寺的最大活佛系統。一九五二年,當時只有兩歲的阿嘉‧洛桑圖旦被指認為第八世阿嘉仁波切,成為塔爾寺主。阿嘉仁波切週三在台北出席了自傳「逆風順水」中文版的發表會。 他說自己年輕時,曾經歷大躍進及中共發動的所謂「宗教改革」的磨難。文革期間,他更目睹寺廟被毀、經書被燒、僧人被虐被捕,自己則被送去勞動改造。但儘管如此,他仍偷偷跟著舅舅,也就是十世班禪喇嘛的教師嘉雅仁波切學佛。 「文革期間想要拜佛、學佛何其困難。阿嘉仁波切談到當時一件有趣的經歷:當時寺院裡有一位僧人是非常虔誠的佛教徒,他堅持要拜佛。有一天他正好點上酥油燈準備要拜佛時,一位幹部老王剛好進來。老王進來後他已經來不及把燈藏起來,只能拿在手上。但他就拿著燈,嘴裡念著「毛主席萬歲」、「毛主席萬歲」,才果然逃過一劫。」 文革過後,阿嘉仁波切擔任全國政協常委等黨政職務。但一九八九年班禪大師圓寂。阿嘉仁波切認為,當時人們對班禪大師「突然離去」,早就疑惑重重。如果北京當局接受達賴喇嘛認定的十一世班禪喇嘛,一定能使藏人和中共的關係獲得某種程度的緩解。但中共的回應卻是重批達賴喇嘛,逮捕轉世靈童,然後另行舉辦「金瓶掣籤」儀式。 一九九五年,阿嘉仁波切親身經歷十一世班禪喇嘛的「金瓶掣籤」儀式時,中共當局如何提防藏傳佛教的高僧,防止情勢失控。他說:"當時從拉薩賓館到大昭寺的路上,沿路兩邊都是全副武裝的武警,頭上戴鋼盔,手上拿著槍。到了大昭寺,裡頭坐得滿滿的,但很多都是不認識的人,估計都是便衣警察。" 而更令他震憾的,是中共相關官員親口承認這場「金瓶掣籤」是動了手腳的。抽完籤後宗教局長葉小文說,這次「金瓶掣籤」非常成功,大家可以注意看,有一根籤條特別長,那是下頭先故意放了一點棉花,讓籤條能夠長一點,確保它能被抽出來。 在中共主導的「金瓶掣籤」之後,當局進一步要求阿嘉仁波切擔任這位「漢班禪」(藏人稱中共指定的十一世班禪喇嘛為「漢班禪」)的經師。這使得阿嘉仁波切決心出走。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日,他化妝易容秘密出境,通過危地馬拉到達美國,從此展開另一頁傳法生涯。 自由亞洲電台李潼
其他推薦影片》